返回主页 科学研究 科普文章 产 品 售后服务 起诉耐克 论 坛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耐克伪科学诉讼的起因和简要过程


   背景:

   原告郑庆生自1996年起从事人体力学研究工作,侧重于足部生物力学状态的研究,并把鞋的力学功能作为重点研究方向。

   2001年9月 国外对气垫鞋的研究结论

   原告在中国皮革与制鞋研究院主办的《中外鞋业》上,看到一篇名为《气垫鞋流行,谨防脚踝杀手》的文章。该文报道了澳洲拉托贝大学物理疗法研究所,对一万多人的调查,结果显示穿气垫鞋打篮球,受伤概率比普通运动鞋高4.3倍,该调查报告发表于《英国运动医学专刊》。耐克公司对该研究结论的胡搅蛮缠,飞扬跋扈,给原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所谓的耐克科技产生了怀疑。

   2002年6月 香港科学家对气垫鞋的研究结论


   新华社报道了洪友廉教授等人对335名儿童的调查,结果认为,穿厚底鞋和气垫鞋容易造成儿童足部发育不良 点击进入,进一步加深了原告的怀疑。新华社报道文章《高档运动鞋未必好 专家认为白帆布胶鞋物美价廉

   2003年10月 青少年对耐克鞋的说法

   原告在一次调研中,无意间得知了很多关于气垫鞋的说法,多数来自于20岁左右的青年学生。他们说耐克气垫鞋是最好的运动鞋,气垫可以使人跑得快、跳得高,还能提供最佳的运动保护,让原告大惑不解。

   2003年12月 发现伪科学宣传的源头

   原告在互联网上用百度搜索引擎检索资料时,意外地从百度快照看到了耐克公司的商业网页,网页资料显示,它是耐克中国公司对经销商的网站,域名为www.nike-china.com 以前道听途说的气垫鞋的所有优点,都在这里找到了源头。

   2004年1月2日 给耐克发传真提出质疑

   原告以单位的名义发传真给耐克中国总部,提出了的质疑,特别说明认为他们“具有伪科学和商业欺诈的嫌疑”。

   2004年1月9日 耐克的传真回复

   耐克公司传真回复说:“您的传真信函我们已经收到,感谢您对我司产品的关注!对于您在信件中所提到的有关问题,我们亦给予十分认真的关注,目前正与我司总部相关部门联络中,近期将给予您回复。我们真诚希望与您保持积极的沟通,以解答您的疑惑和消除不必要的误解。再次感谢,并顺祝新春愉快!”但此后就拒绝解释任何问题。耐克公司传真

   2004年11月前后 公开揭露耐克的欺诈宣传

   原告质疑后,被告的伪科学宣传非但没有任何收殓,反而愈演愈烈,出现了“飞人原动力”“使你跑的更快”“跳得更高”等登峰造极的赤裸裸欺诈宣传。原告在接受《北京科技报》《周末报》记者采访时,公开批评揭露耐克的伪科学宣传。

   2004年12月20日 愤然起诉

   媒体披露此事后,我们认为将到此为止,以后就看耐克如何向公众解释了,但却招致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经常接到学生家长的电话,请教关于气垫鞋的问题,倾诉心中的烦恼。毕竟大家都不富裕,造价百元左右的气垫鞋售价却近千元,这个巨大的差价就是"助力""保护"等耐克运动科技支撑着,如果气垫鞋真的对运动非但无益反而更容易受伤的话,家长如何能够接受呢?但孩子们对耐克的宣传是坚信不移的,而且有的孩子逆反心理很强,什么道理也听不进。我最初是请他们向耐克公司咨询,只有他们才最了解真相。但他们说耐克没有人负责此事,同时声称耐克鞋没有问题,也没有必要澄清什么,家长们无所适从。有的家长还呼吁媒体对耐克施压(耐克的广告 我的困惑《中国青年报》2004年12月10日),强烈要求耐克公司予以必要的解释,但耐克仍是置若罔闻,相关的宣传非但没有收敛还愈演愈烈。这样我接到的电话也越来越多,身心疲惫不堪重负,面对那些信赖我们的学生家长,又不忍推托拒绝。正好我的运动鞋也该换了,情急之下就买了一双耐克气垫鞋来穿,亲自体验一下“高科技”运动产品的奥秘。本想耐克既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宣传,态度又如此之强硬,说不定是使用了某些尚未公开的技术,阿迪达斯不就在鞋底上加了电池吗?动力虽小,也算是个说法。但耐克气垫鞋买回来一看,除了气垫并无其它,而且气垫的压力还很小,主要靠里面的硬东西支撑着,倒像是某些厂家装饰性的假气垫,显然是骗人无疑。随后又作了一些验证试验,确认与宣传完全不符,当晚就草就了起诉书,第二天便以消费者的身份对耐克提起伪科学商业欺诈的诉讼。希望依仗法律的公正和权威,替学生家长也是替自己讨个公道。进入法律程序,是我对家长们的一个交代,也表示我对自己的言论负责。

   2005年1月 耐克请求不公开审理

   被告耐克公司请求法庭对此案进行不公开审理,理由是将述及该公司商业机密。同时,伪科学宣传继续升级,出现了“堪称完美的跑鞋”“更有助于飞翔”“最先进的生产力的代表”变本加厉的欺诈宣传。

   2005年1月31日 确定交换证据时间

   西城法院召集原、被告双方谈话,确定证据交换日期。被告耐克公司以需要到美国总部取证为由,要求45天举证期限。这说明耐克苏州公司的宣传是没有依据的。

   2005年3月中 被告要求延期举证

   被告耐克公司以总部的证据未到及需要翻译为由,请求将举证期限再延长45天。堂堂的耐克总部,45天未能完成举证,这说明耐克总部也没有像样的证据。

   2005年3月30日 双方做网页资料证据保全公正

   原告到长安公证处对被告的伪科学宣传做证据保全公证,同一天,被告代理律师将北京市公证处公证人请到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用本单位的电脑,代理人自己操作,用这样非常规手段形成了一份公证书,以此来说明原告的取证是“非法进入”“盗取商业信息”。

   2005年5月8日 诉讼消息为什么在单位的官方网站刊登

   2005年5月8日双方交换证据,被告的证据让人吃惊。号称是美国总部提供的,准备了三个月的证据竟没有“气垫”二字,却把原告所在研究所职员的身份证和劳务证等个人资料作为证据提交法庭,此无理举动激起众怒,于是在官方网站上设立了“耐克伪科学欺诈诉讼”专栏,公开双方的诉讼证据。这也是北京正之本人体力学研究所官方网站第一次刊发相关信息,此前只是作为个人行为未加参与。《起诉耐克就是炒作吗!》

   2005年5月19日 第一次开庭

   西城法院第一次开庭,原告增加了诉讼请求,耐克公司要求15天的答辩期,并对原告将证据公开上网表示不满,请求法庭制止原告并予以训诫。

   2005年5月23日 耐克给媒体发送传真“说明”情况

   媒体报道说耐克新闻官将抵京说明情况,但并真正来京,随后给各大媒体发送传真,说其“技术是与世界一流运动专家合作研究”“经历了数千次严格的测试”。让人奇怪的是却没有拿出一页测试报告,与他们合作研究的"世界一流专家"也没有任何一位替他们作证或发表意见,直到现在仍然如此,这个制鞋业科技“权威”的真假已不难分辨。

   2005年5月25日 公开耐克的伪科学宣传

   原告进一步公开了被告伪科学宣传的部分内容及网页地址链接。点击进入

   2005年5月31日

   耐克公司向法庭提交申请,再次请求法庭勒令原告不得公开诉讼资料。

   2005年6月6日 西城法院第二次开庭

   西城法院第二次开庭,耐克答辩,原告举证。在答辩和质证时,公然诽谤原告 “非法进入”其内部网站“"盗取商业信息”,还煞有介事地声称要保留追究原告责任的权利,这些诽谤言论通过媒体广为传播。耐克同时还指责原告搞不正当竞争。被告否认了所有的指控,好像从来就没做过这样的宣传。

   2005年6月10日 原告发表声明

   原告发表声明,澄清耐克的诽谤言论,并表示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点击进入,并在9月份付诸行动。

   2005年6月15日 耐克公司美国总部耐克运动研究室主任马里奥·拉福琼来到北京

   耐克公司专程请美国总部耐克运动研究室主任马里奥·拉福琼来到北京,向公众解释耐克气垫鞋技术原理。说“这是第一次有人质疑实验室和耐克气垫鞋的技术问题”“这也是历史上第一个质疑耐克鞋技术的案例。”他否认了所有指控,但未出示有关的实验数据或统计数据。一个号称行业领导者的企业,其研发主管既不谈学术又不谈技术,反而像个写软文的。《北京青年报》报道 《东方早报》报道

   2005年6月25日 收到一位穿气垫鞋受伤的学生家长来信

   这位家长通过记者联系到我。她在市百货大楼用860元,给儿子买了一双耐克牌男式前后带气垫的运动鞋。第一次穿耐克牌带气垫的鞋,就受了伤而且还很重。她怀疑鞋有问题,但没有能力搞清楚原因,很多的电话也反映了类似的问题。

   2005年7月8日 西城法院第三次开庭

   西城法院第三次开庭。耐克公司举证依然没有拿出气垫鞋运动优势的证据,也没有技术人员出庭加以说明,同时继续诽谤原告“非法进入”其内部网站“盗取商业信息”,且对原告大加贬损。原告盛怒之下针锋相对,增加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耐克公司就诽谤行为道歉。法庭认为应另案起诉,宣布择日宣判。

   2005年7月15日 原告投诉本案审判长曹宁,并要求其回避

   原告认为主审法官曹宁明显具有偏袒被告的嫌疑,而且违反了基本的审判程序,剥夺原告进行法庭辩论的权利,而且多次无理制止和打断原告的发言,同时放任被告的诽谤。因此决定向西城区法院投诉本案审判长曹宁,并要求其回避,并且重新开庭补充法庭辩论程序,以便搞清双方争议的焦点,确定证据的效力。《投诉书》

   2005年8月14日,原告向西城区人大投诉审判长曹宁偏袒被告的种种行径

   2005年9月6日 原告在东城区法院起诉耐克,追究其诽谤的法律责任

   由于西城法院迟迟没有判决的消息,被告的诽谤言论无法及时澄清,原告向东城区法院提起名誉权诉讼,追究被告的诽谤责任,要求澄清事实恢复名誉,公开道歉。诽谤案《起诉书》全文

   2005年10月21日 东城区法院就诽谤案第一次开庭

   东城区法院就诽谤案第一次开庭,原告要求追加于诽谤行为实施人于再灵律师和庄岩律师为共同被告(后变更为其所在的同和通正律师事务所为共同被告),法庭宣布休庭,等候裁决。

   2005年10月24日


  
东城法院通知不接受对同和通正律师事务所为共同被告的追加,原告可另案起诉。

   2005年10月27日 东城区法院就诽谤案第二次开庭

  
东城区法院就诽谤案第二次开庭,原告认为被告是由于对气垫鞋的宣传无法自圆其说而蓄意陷害和诽谤。被告没有提供网站加密和原告非法进入的证据,只是一味强调“非法进入”“盗取商业信息”的说法是正确的,是法庭赋予的权利,不但过去这样说,现在这样说,将来还是这样说。还进一步指责原告对伪科学宣传的起诉是套取耐克的技术机密,是北京正之本人体力学研究所对耐克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被告在无端指责原告进入该网站的行为“非法”的同时,还暗含威胁地说:非法的事情做多了,迟早是要犯罪的。这种侮辱和挑衅行为,再次激怒了原告,并直接导致了对被告和美国耐克公司的诉讼。

  
2005年11月3日,原告向西城区人大再次投诉审判长曹宁,请求人大监督尽快宣判,避免无限期拖延

  
2005年11月10日 起诉美国耐克公司

  
为澄清耐克公司的无端指责,北京正之本人体力学研究所针锋相对,对耐克苏州体育用品公司和美国耐克公司提起诉讼,认为二被告的伪科学虚假宣传才是典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而且侵害了所有同行的正当权益。《起诉书》认为美国耐克公司不但是气垫鞋技术的持有者,也是耐克伪科学宣传的始作俑者和不正当竞争的受益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诉讼的伪科学指控,也由气垫鞋扩大到2000年新近推出的弹力柱鞋。由于被告美国耐克公司为外国公司,具有管辖权的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了该案。 《起诉书》全文

  
2005年11月14日,西城法院一审宣判 被告满意原告不服,将上诉并继续投诉审判长曹宁

  
审判长曹宁宣布:驳回原告诉讼请求。被告表示满意,拿不出证据却能赢官司当然满意了。法官对原告数百页的证据未发表任何意见,也没有说明任何不采信的理由,甚至对公证证据也不表示认可,但却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判决书也没有援引任何法律条款,仅以“本院认为”定案。如此荒唐的判决,不符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审判原则,即便在形式上也不符合判决文书的要求,原告当场表示坚决上诉。这个诉讼历时11个月,开庭三次,又经过了整整四个月的合议,竟对什么问题都不发表意见,任其真伪不明,如此离奇的审理和判决,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的真相如何?请参考耐克的创始人也是耐克公司的董事长奈特的真情道白——“痛恨高科技”并把“耐克是什么?”视为最糟糕的问题,一个科技权威企业的老总痛恨高科技,一个国际公司的创始人不知道自己的企业是什么,岂不怪哉!我们一定把这场官司打到底,让大家看看所谓的耐克运动科技究竟是什么货色!

www.zhengzhiben.com 北京正之本人体力学研究所 网站备案:京ICP备05002501号-1
电话TEL:010-56337768、57123864、59494805   短信专用手机:13717748398  传真FAX:010-51022117
网站地图